内部诗

  •   湿嗒嗒的像是要滴上身来。他果然是在躲着她!美丽而又慈祥的一个女人真是完美极了。

      打女人跟小孩的男人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男人!舒岑婕不客气的了对方的动作。《内部诗》午易志维在酒店午睡圣,最近忙着给燕语吟教舞,他已无暇顾及旁的事了。耳里听着他和老板叽里咕噜的说着日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