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南方日报]社会杂谈:“林家铺子”与“航母

  •   前两天,众多纸媒、网媒都在转载《半月谈》一篇文章:福建周宁县原县委林龙飞,在位7年间,卖官鬻爵1000多人,收受贿金234万元;尤为恶劣的是,以“三光”(卖光、财政的钱花光、看中的女人搞光)著称的林龙飞,还是个大赌徒兼“大耳窿”,在他“俱全”的示范作用下,周宁县政坛成了一口大,白的进,黑的出,一片乌烟瘴气。《半月谈》的评论称之为“航母”。

      “航母”是什么概念?原义指作为海军飞机海上活动的大型军舰,通常以若干巡洋舰、舰、护卫舰等编成航母编队,远离海岸机动作战;引申开来,就是超大型、超能量的“巨无霸”。以此观诸林龙飞及其“团队”,这样一支非“航母”不足以形容之的“干部队伍”,可想而知,其之“超常规”到了何等地步。

      林龙飞一案的教训固然很多,但总结起来也大多是“老生常谈”。和所有“一把手”案一样,林龙飞也是他所把持的周宁县“”之“堂主”,换言之,周宁县就是他“林家铺子”的后花园,凭借“一哥”的地位和,林龙飞就可以于法律之上,就可以于监督之上。现在,值得探究的是,这个“就可以”从何而来?凭何而在?

      林龙飞在狱中写过六页纸的“录”,称“自己长期放松对世界观和人生观的,在‘三讲’和‘’学习中敷衍了事,在党纪学习中草率应付,受‘当官不发财,请我都不来’思想影响,人在心在商”。在笔者看来,这样的“”句句是虚,不着边际,换了一个小科员,为了表示在某项教育中“触及灵魂”,同样可以照搬这套说辞;而在现实中,这一类“放之四海而皆准”的说辞往往成为一些人对各种“思想教育”的搪塞。林龙飞的“”不足为据,林龙飞能造出一支“航母”,就在于他“林家铺子”的屋檐完全挡住了阳光——法律的阳光,监督的阳光。而这个“违章建筑”恰恰就是在制度的缝隙间砌起来的——是体制上有很大的可钻,当然不钻白不钻。

      其实,对花样百出的“一把手”案,早已有过直指病灶的反思。今年2月报道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六年六千万一案的教训,总结为“四太”:上级监督下级——太远;下级监督上级——太难;同级监督同级——太软;法纪监督——太晚。这制度设计上存在的“四太”缺陷,也同样适用于林龙飞一案。能否跳出“自己监督自己”、“左手监督右手”的旧思,在监督的同时,建立完善法律的、的、社会的监督,是防止“王家铺子”、“李家铺子”一檐遮天的良策,也是遏制“航母”产生的良策。(舒黔)

  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