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杂谈:关注状告教育部的过程

  •   有一条不甚起眼且尚未有结果的官司,也许值得我们都来关注。那便是武汉女状告教育部一案。

      我是在青年报上读到这则只有400来字的短消息的。消息说,华中科技大学土木工程与力学学院女,因未通过副教授的资格评审,认为学校在评审中弄虚作假。今年1月21日,向教育部送交了“行政复议及信”。2月21日,教育部作出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。为此,将教育部告到法庭,认为教育部。6月10日,市中级对该案一审,败诉。表示将继续上诉。

      继续上诉,终审也许结果与一审一样,也许不同,且让我们拭目以待。我觉得,我们更应关注的,是状告教育部的这个过程。这个过程的意义及,很值得探讨和研究。

      说是教育界的“一介平民”,当不会有什么大错。案的意义却正在这里。作为一个普通,认为通过自己的德才学识,理应获取她认为应当得到的东西(证书及“评价”)。她严格按“程序”办事,先是申报职称,评不上后,她又想到向教育部递交“行政复议及信”,想讨个。她自以为教育部“”后,她这回不求“政”了,直接求助于“法”。

      案的结果,将由终审判决。我们感兴趣的,是作为一名普通的,一切依事的识见与胆量,是一个对于国家秩序、社会秩序、体系的服膺。报道中看不出,但我认为如果不管是在本校,还是本系统,都没有调动“人情网”,都没有使用“杠杆”之类的手段,相反,一切求助于“秩序”、“程序”,求助于程序;仅就这点,我们就不能不对充满。我想,我们的社会如果都是这样的,我们的法制建设的步伐会大大加速。除此之外,我还要说,是有胆魄的,不管是向教育部“告”本校,还是向法院告教育部,都需一定的识见和胆魄。我只能说,的心中只有法。甭管她最终是否获胜,就此点而言,值得称道。关注“事件”的这个过程,也许,比关注其结果,对于我们社会主义与法制的建设,更有意义。

      任何人都法律。但是,仅就青年报有关报道有限的文字来看,其中有些东西令人不解。比如,教育部在收到“行政复议及信”后的答复是:“因不符合条件(指的是,所在学校认为她没有主持或参加过一项科学研究项目,故不能参评副教授____作者注)而未能通过职务评审,属学校内部正常管理活动”。我们对此没有疑义。但是,对的“”部分有何解答?消息中看不出来。我想,如果真是如说的那样,她所在的学校职称评审中有“弄虚作假”,教育部就应管一管,查一查,处一处了,就应“受理”了。不知然否?

      讨个说法,“状告”,是以后才出现的新事物,也算是我国建设的一项。这,就是我们对这则关于的400字的消息关注的原因。这,也就是状告教育部的过程值得重视、探究和关注的根源所在。